手机邮箱

联系电话

010-59338585

新支付战争:微信 支付宝盯上刷脸支付
来源:一本财经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8-28

现在的中国,基本进入了无现金社会。

  只要带着手机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

  那么,你有没有想过,新的支付时代将是什么样子?

  微信和支付宝似乎给出了答案:今年下半年,两大巨头盯上了“刷脸支付”,开始全国发展代理商,打响新的支付战争。

  支付宝官方称,要拿出30亿来补贴市场。而多位代理商透露:“微信的补贴金额更夸张,是100亿。”

  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设备叫“蜻蜓”,微信的叫“青蛙”。

  “‘青蛙’就是吃‘蜻蜓’的。”一位代理商透露,两者已剑拔弩张,火药味十足。

  一边是巨头们的撒币鏖战,另一边,黑客们已蓄势待发,并找到了破解刷脸支付的方式……

  刷脸支付真的可以替代手机,成为新时代的支付方式吗?

  01.线下之争

  去年12月,支付宝推出了刷脸支付设备“蜻蜓”。

  这是一款长得像iPad的电子设备。它们被摆在商户的收银口,用户不用手机,直接通过摄像头扫描人脸,即可完成支付。

  支付宝曾经表示,之所以把它取名为“蜻蜓”,是希望它能像拥有2.8万个复眼的蜻蜓一样,快速、准确地识别物体。

  3个月后,微信也推出了类似产品,名字很有意思,叫“青蛙”。

  “‘青蛙’是吃‘蜻蜓’的。”一位刷脸支付设备的服务商称,巨头一上场,就火药味十足。

  目前,两大巨头争夺市场的方式,主要是加盟代理:巨头先授权给服务商,服务商再去全国发展代理。

  在各大社交平台,都可以看到刷脸设备招商加盟的广告,其用语极具诱惑力:“万亿规模市场”“风口项目,抓住机遇,成就未来”。

  一位服务商平圩称,他将代理分为全国、省级、市级、区级四个等级,不同等级的代理,缴纳不同的加盟费。

  “省级代理29999元,区级代理只要2999元。”平圩称。

  代理们如何赚钱?

  为了让代理拼命干活,平圩制定了一些补贴政策,比如每拿下一个商户,就奖励300元;每台设备还会有广告的分润。

  代理级别越高,分润比例越高。

  各家服务商给代理的优惠大同小异,代理费低一点,分佣的抽成就高一点;代理费高一点,抽成就低一点。

  除了给服务商、代理商补贴之外,支付宝和微信给商户的补贴也是惊人的。

  多位服务商称,目前,支付宝“蜻蜓”的普遍价格是1500元左右,但很多代理商都会给折扣,一些代理甚至只卖299元一台。

  如果商户达到了指定的支付要求,支付宝就会给商户返1200元。

  而微信“青蛙”的报价比“蜻蜓”略高一些,但最高补贴也比“蜻蜓”高,可以达到1540元。

  这些补贴政策,相当于白送,甚至倒贴钱让商户装刷脸设备。

  支付宝官方表示,已拿出30亿来补贴市场生态。微信,似乎也不甘示弱。

  “我们得到内部消息称,后者已准备拿出100亿来做补贴。”一位服务商透露。

  今年7月,陈庆成为了“蜻蜓”的市级代理商。

  他算过一笔账:代理费4万元,6位员工每月的人力成本1.8万元,只要发展100个商户,基本就能覆盖成本,“肯定不亏”。

  他按每台设备800元的定价跟商户谈,最低就卖299元。

  他并不想靠设备赚钱,而是在看后面的费率、广告等收益。

  最近两个月,他每周可铺5到6台设备,“按照这个速度,四五个月就能回本”。

  很多代理商都是被“暴富”“风口”等词吸引过来的,他们都曾经在支付大战中尝到了甜头。

  每当巨头要推广新的支付设备时,就会提供大量的补贴,进来得越早,赚得越多。

  目前来说,市场还处于早期,补贴很高,代理商只要认真做,基本都能赚钱。

  他们将这称为:“巨头打架,小鬼吃撑。”

  巨头牙缝中的肉,就足够将他们养肥。

  02.巨头打架

  两大巨头拿出130亿培育市场,它们到底有着怎样的野心?

  有人说,这是第四次无现金支付革命。

  前面三次,分别是POS机、NFC和二维码支付。

  POS机,最早是用于银行卡支付。

  NFC,是用使用了NFC技术的设备,比如手机,来“刷机”支付。但它已经被后面出现的二维码支付取代,沦为鸡肋般的存在。

  现在最主流的支付方式,就是二维码支付。

  而“刷脸支付”,就是想对二维码支付发起挑战。

  前面三次的支付,依然需要“介质”,而这次,什么都不需要带,直接刷脸就可以。

  如果刷脸支付是未来,这里必然成为新的流量入口,两大巨头将为此不惜拼死一战。

  得入口者,得流量;得流量者,得天下。

  问题是,刷脸支付是未来吗?

  不管是代理商,还是商户,对这个新技术的态度并不明确。

浙江一家支付公司的客户经理何鑫伟称,他们公司的主业是POS机业务。刷脸支付兴起后,总公司决定兼顾这块业务。

  但两个月下来,成绩并不理想。“我们在全国有三千多位客户经理,两个月铺的设备总量也就几百台。”他说。

  “很多商户毫无需求。”代理商马曦称,基本所有商户都已经有了二维码支付,“根本没有必要再花钱搞一台刷脸设备”。

  除非,白送。

  因此,马曦和陈庆采取的方式一样,先安装,再靠后面的补贴赚钱。

  但设备装好后,他发现使用率很低。

  “一些商户一个月的流水只有几百。”马曦很着急,跑去商店里蹲点,看对方是否使用设备。

  他发现,很多用户还是坚持使用手机支付。

  “现在手机就像是人的一个器官一样,他们基本不需要刷脸支付。”马曦称。

  此外,刷脸支付的技术还存在缺陷。

  “会有年轻人觉得新鲜,尝试一下,但还是觉得手机方便。”马曦称,这是因为刷脸支付不是百分百成功的。

  比如微信的“青蛙”,现在还是第一代产品,“经常出现背光、识别不清的情况。刷十次,有三两次会不成功”。马曦称,一旦用户觉得第一次使用不成功、体验差,他可能就会永远放弃这种支付方式。

  “调研结果显示,并不是所有场景都能提升效能的。”微信支付行业应用副总经理郭润增曾公开承认,在一些快餐场景中,刷脸的支付效率反而变低了。

  而刷脸支付目前适用的场景,主要集中在一些用户不太方便使用手机的场合。

  比如游泳馆、加油站,等等。

  也就是说,真正适用刷脸支付的场景并不多。

  马曦曾经也做过NFC的推广,最开始轰轰烈烈,最终一地鸡毛。

  而这次的刷脸支付革命,他也担心是个伪命题。

  他更怕补贴降下来之后,刷脸支付的设备无法再推广出去。

  03.盗刷风险

  除了刷脸支付使用不便之外,很多人对于这个新技术,尚存质疑。

  “现在有的技术在三公里之外就能识别人脸,客户没有表达主观意愿就去刷脸,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。”

  最近,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就公开对刷脸技术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。

  随着刷脸支付的逐渐落地,不少黑客也盯上这个领域。

  “任何技术刚上线的时候,都会存在漏洞,抓住机会,就可以狠赚一把。”黑客小K称。

  目前,大部分的人脸识别,都是单目识别——意思是,只有一个摄像头。

  如果是单目识别,“点头、摇头、眨眼这些简单动作,我们已可以通过图像和视频合成,轻易攻破”,小K称。

  于是,技术商又考虑使用双摄像头的双目识别,并陆续加入结构光,做成3D摄像头。

  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3D头像又出现了。

  8月5日,南斗星仿真机器人创始人兼CEO王峻向媒体爆料:他用自己几年前制作的3D打印蜡像头,测试支付宝的刷脸支付功能。

  通过这个“假人”,他在某出行APP上,成功购买了一张从南京到宝华山的火车票。

  金融行业常使用的唇语识别,也并非百分之百安全。

  “现在人脸远程控制的技术比较成熟,三维虚拟人技术可以很容易模拟出人脸,这样一来,破解唇语识别就变得很简单了。”上海引波科技创始人袁华安称。

  “其实,无论是哪种人脸识别技术,我们都可以破解。”小K称,他们只是看破解的成本是多高,带来的利益是多大。

  任何新技术的出现,都会引发一场激烈的“攻防之战”,攻击方找到漏洞,然后防守方封堵漏洞。

  在一次次的恶战中,防守方的城墙变得越来越坚固。

  直到达到某种平衡:攻击获得的利益,低于攻击的成本。此时,黑客们才会悻悻而归。

  其实,考虑到刷脸支付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,银行、支付宝等早已制定了策略,减少用户损失。

  针对盗刷问题,银联已明晰赔付政策的“风险全赔付”原则。

  而支付宝也采用了保险兜底的方法。

  技术不成熟,市场无刚需,还存在安全隐患,刷脸支付,真的可以成为未来支付的主流吗?

  “目前来看,还得观望。”马曦认为,这个市场还处于早期,现在下结论还太早。

  尽管支付宝和微信砸下130亿来培育市场,但和以前它们铺天盖地抢占二维码支付风口时相比,这一次其实只算小试牛刀。

  2019年春节前后,支付宝一共花了20亿给全国人民撒红包。

  不过,服务商和商户可不管最终这个模式是否能成——任何新业务的推广、新流量的变迁,对他们来说,都是大赚一把的机会。

京ICP备11009899号-1 特瑞达商贸连锁集团有限公司